• 您的网站试用资格已过期。
基层宝专注基层信息化

智慧医疗基层探索

来源:江西日报

随着互联网、物联网等新技术的广泛运用,一项包含健康教育、医疗信息查询、电子健康档案、远程医疗和康复等内容的智慧医疗健康服务,正悄然改变着传统医疗服务模式。

智慧医疗如何实施?如何借助互联网、物联网等信息手段缓解“看病繁”“看病难”“看病贵”等传统医疗难题?本文通过对抚州首批智慧医疗试点县——崇仁县的深入采访,探寻其通过这一现代服务模式,解决优质医疗资源不均衡、改善乡村医院基础薄弱、乡村医疗水平落后等问题的基层实践。

  智慧就医,基层“痛点”变远程“通点”

  3月20日10时,崇仁县巴山镇罗枧村村民杨东升来到村卫计室,进行了血糖、血氧等检查后,他点开手机上的一个APP看了看,一脸轻松。

“以前每次做血糖检查都要跑到县城去,有时排队都要半天。如今在家门口不花一分钱就能完成,省心省时省钱。最重要的是,通过实时传送的指标数据,还能让在外工作的孩子们安心。”说起智慧医疗带来的变化,杨东升赞叹连连。

杨东升口中的变化,源于崇仁县基层健康医养信息化的探索。

2016年6月,该县全面启动乡村卫生服务能力建设,投入1612.58万元,对辖区内的村、社区卫生室按照人口比例,进行新建或改扩建,给每个卫生室添置了医疗设施配套。

2017年8月,崇仁成为抚州首批智慧医疗试点县。开始实施智慧百乡千村健康医养扶贫工程,建设资金总计657.7万元,覆盖人口近38万人。全县145个村卫计室、60个居家关爱系统、15个公立敬老院(福利院)、17个乡镇卫生院,以及县人民医院、县中医院,均建设了智慧医养健康移动物联服务平台、移动物联视频屋或第四代智慧健康服务小屋。

“信息多跑步,患者少走路”。通过大力推行健康医养信息化建设,医疗服务流程得到优化,服务范围实现了从医院内到医院外的延伸,从治疗向健康管理延伸。一个村、乡、县、市四级医疗机构之间的三网合一、数据共享、远程就医、分级诊疗的智慧化医疗服务体系逐渐成形。

传统健康医疗方式的改变,不仅提高了农村百姓的健康意识,还有效改善了医患关系、家庭关系。以前小病扛一扛、大病四处求医忙,如今三天两头经常跑村计室做日常健康监测检查,健康问题能够及时发现;村医和村民的交流越来越频繁,父母和子女之间的健康关爱越来越主动。

“给传统的健康医疗养老模式插上互联网、物联网的翅膀,把健康关爱作为医疗养老康复服务体系的核心。释放乡村医疗、乡村养老和居家养老服务的潜力和活力,充分满足农村空巢老人、失能老人对居家养老和乡村医疗健康服务的多样化需求。”对于这些看得见的变化,抚州市卫健委主任祝文渊深感欣慰。

智慧平台,给健康医养添加“外脑”。

“借助智慧医疗平台,村民就诊后的健康数据、身体状况都被全息化、全程化地记录。村医和专家远程会诊时能有一个更加科学的依据。”乌鞍镇乌石村乡村医生邓旭慧告诉记者,通过帮助村民远程问诊、平台培训,还可以向专家们学到许多宝贵医术,提高自身医疗水平。

在崇仁县卫健委六楼的管控演示体验中心,记者实地感受了智慧医疗平台的运营场景。乡村医生通过村卫计室配备的智能诊断设备获取个人健康信息,借助蓝牙上传至“崇仁医疗”手机客户端,数据在云端进行智能化整理、分析和存储。之后,通过智慧平台提供的远程问诊系统,实现乡村医生与市县乡三级医疗机构医生的沟通交流。

“崇仁医疗”移动客户端是医患人员最直接的应用端口,提供了十多项功能服务,包括预约挂号、报告及费用查询、智慧药房、健康知识等等,患者运用客户端可以完成求医问诊的全部流程。基层医生则能够随时追踪掌握每名患者的病案信息和最新诊疗报告,还可以请县、市以及北京的专家进行远程会诊。

智慧医疗平台就像人的“大脑”,其发出“指令”需要依托智能化的设施设备。运行之初,有的偏远山乡的村民对此并不习惯。记者在采访中听到一个真实的故事:相山镇浯樟村村民陈夏春在村卫计室做了一次健康检查,被诊断出有“三高”(高血压、高血脂、高血糖)症状。自认为身体硬朗的陈夏春不相信,指责乡村医生用不靠谱的设备“瞎搞”。后来经过远程问诊连线乡镇和县里的医生,才认识到智能设备的强大。那以后,陈夏春每天都来卫计室例行检查,还请乡村医生帮忙在手机上下载了“崇仁医疗”移动客户端,并根据客户端上的健康知识调整饮食习惯。

    2017年8月至今,“崇仁医疗”智慧医疗平台注册人数2.32万人,检测人数1.66万人次,监测项次36.32万次。

    智慧管理,乡村医生吃上“定心丸”

    抚州市智慧千乡百村健康医养扶贫工程十佳乡村医生,这是陈解祥从事乡村医生工作多年来获得的最高荣誉。

    陈解祥是相山镇浯樟村的一名乡村医生,评上“十佳乡村医生”有1万元奖金。不过,他更在乎的是荣誉:“评选依据全部来自智慧医疗平台上的数据,看了多少病人、上门服务次数等等,来不得半点虚假。”

    令陈解祥感到自豪的背后,是智慧医疗体系中的智慧管理功能。在基层卫生医疗机构,借助物联网、信息技术等对乡村基层医护人员实现智慧管理,是智慧医疗体系建设的重点之一。

    借助摄像头的数据采集对乡村医生远程考勤,取代原始的纸质排班表和值班表;看病问诊和健康服务内容全部由数据采集系统实时记录和统计;考核奖励按照标准,每月自动生成……

    与之相配套的是,一套激励优秀乡村医生精细化、持久化做好农村健康医养工作的长效机制正逐步完善:2016年起,抚州市推行乡村医生统一聘用管理;2018年,落实考核奖励资金,由市财政出资15万元,崇仁县财政配套60万元,纳入同级财政预算。收入提高的同时,医务工作者全方位为村民健康服务的积极性也得到充分调动。

    这些智慧管理的效果在陈解祥身上得到了明显的体现,推行智慧医疗体系以来,他的年收入增加了1.5万余元。

    “村医的健康服务工作得到了量化,并能提供丰富的健康关爱服务,有利于调动村医积极性,更可以探索出一种村医自我造血、良性生存发展的新模式。”崇仁县卫健委副主任余伟兵表示,借助智慧化的平台,极大方便和加强了对乡村医生的管理。

    早在2017年7月,国务院印发的《新一代人工智能发展规划》就提出,推广应用人工智能治疗新模式新手段,建立快速精准的智能医疗体系。


联系地址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伊犁州伊宁市安徽路1718号
联系电话 0999-8982522
联系邮箱 Jicengbao@126.com